一条裤

关于

【胜出】Hush

*我流胜出,双职英未来妄想设定


-

毫无预兆的,绿谷出久梦见了过去的事。

 

梦里幼时的他背着捕虫网跟着爆豪胜己走向树林,盛夏的蝉鸣不停,日光透过摇曳的绿叶留下一地光影,小孩子迈开步子的身影一往直前,灿金的后脑勺比起烈日还要耀眼几分。国中的他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在笔记上写下对方的个性分析,当然常常是在爆豪胜己又欺负他之后,还是那个看了十多年熟悉的不行的后脑勺,可里面装着的却尽是他猜不透想不明白的东西。绿谷出久又梦起了在雄英时两人夜里突然的打架,夜里带着凉意的风吹在少年人身上被揍过的地方,所到之处皆是混着尘沙和汗液的血痕,都是凉风吹不走的痛感。可也梦起了当他上课偶尔走神时,前桌随意立起来的笔记,轻轻靠后的椅背和随意撇开的头,每当绿谷出久低下头开始抄着对方笔记时,也会恍惚的觉得小胜或许没那么讨厌他。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还蒙蒙亮,绿谷出久起身为自己随手倒了一杯水,隔着玻璃杯他看到了自己掌心爬着的深深浅浅的疤痕,水珠顺着杯壁向下滑,他脑子里还回荡着刚刚那个突然到访的梦——属于过去的,他和爆豪胜己的点点滴滴。

 

“啊……好像就是这几天了吧?”

 

自言自语的同时,绿谷出久转身走去拿起了日程表,翻到了在出席人员栏印着爆豪胜己几个字的会议安排,而会议时间一栏显示的日子对照着日历一看则是明天。

 

-

绿谷出久松了松脖颈间系的相当粗糙的领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片刻的凝视后他握紧又松开,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便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在场的大都是熟悉的老面孔,多年来的老同学和经常有合作的各路英雄与警察们,还有那个许久未见的金发青年,看向他的猩红瞳子里全是些不平静的内容。绿谷出久露出一个惯例的笑容后,就直接步入了正题

 

“召集这次会议主要是想和大家交换一下信息,目前在我们事务所管辖的地区范围内,在一些小混混手上发现了不少针对「个性」私人研发的药品,想必大家也已经有所耳闻了,关于药品的来源我们会继续跟进调查,如果在场的各位在自己的辖区范围内也有发现这种情况的,请一同交换一下相关信息,拜托了。”

 

-

会议结束的时候,整理完资料的绿谷出久一抬头便看到了那个金发竖立的后脑勺,脑子里也没由来的想起了那个梦,等到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鬼使神差的叫住了准备离开的爆豪胜己

 

“小胜,好久不见,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看了看对方逐渐下垮的嘴角以及猩红瞳孔里透出来的莫名其妙与不耐烦,绿谷出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补了一句

 

“毕竟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嘛…”

 

“啰嗦死了。”

 

明白对方没有直接拒绝自己就是认可了邀请,绿谷出久露出了一个笑容后便带着对方朝自己常去的居酒屋走去。不在闹市区的居酒屋总是要稍稍安静一些,而在点餐以后就没有过多交流的二人之间,一时间剩下的也只有周围他人的说话声了。绿谷出久挠了挠头,心想叫对方一起吃饭的是自己,不开口说点什么打破僵局似乎也不好,即使能提的话题少得可怜

 

“小胜还是那么喜欢吃辣的呢。”

 

“猪排饭没资格啰嗦。”

 

“说起来小胜最近的业绩也非常出色啊,电视上的身影也非常帅气呢!”

 

“你个废物不也一样。”

 

“哈哈哈…也没有啦…比起欧鲁迈特刚退役的时候现在的犯罪率已经降低很多啦。”

 

爆豪胜己嘁了一声没再接话,心里却闷闷的回了一句还不都是拜某工作狂所赐。

 

等到两人再出居酒屋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淅淅沥沥的雨了,爆豪胜己撑开了黑色的伞,对着还因为下雨没带伞而犯愣的身边人出声

 

“走吧”

 

绿谷出久愣愣的抬头看了一眼幼驯染褪去稚气越发坚毅的侧脸,心想小胜没准也没那么讨厌我吧。

 

-

然而和预期的漫长不同,再见面是在两个月后,只不过这一次的地点是在爆豪胜己的事务所了。

 

绿谷出久的眉头止不住皱紧,眼睛死盯看着会议桌上的文件,光是「涉及儿童拐卖」这几个字眼就足够让他神色再多暗淡几分了。

 

“废话我不想多说,行动时间定在三天后,没别的问题主力就是在场的所有人了,没有异议就确认一下行动计划。”

 

“咔…爆杀卿,优先顺序的第一位可以列为救出孩子吗?”

 

“没法排除那些孩子跟个性药物接触的可能性。”

 

“拜托了,那还只是些孩子。”

 

面对绿谷出久绿眸里的坚定不退让,爆豪胜己突然感到了一股久违又熟悉的烦躁,一时之间来自爆豪胜己的低气压与来自绿谷出久的坚决笼罩了整个会议室。

 

“尽量。”

 

-

如果要问和英雄人偶一起加班到凌晨三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爆豪胜己此刻只想对着那颗绿色的脑袋来一记爆破表演一个手爆西兰花,最好这样就能让那人脑袋里的东西迅速停下工作然后利落的滚去睡觉。然而实际上爆豪胜己只是拦下了助理递过去的咖啡再顺手抄起了一条软乎乎的毛毯朝着那颗西兰花丢了过去,一同传达到的还有一句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威胁

 

“睡觉。”

 

于是那颗西兰花在感受到头顶传来的柔软触感后缓慢的抬起了头,祖母绿的眼眸里布满了交织的红血丝,本想拿来打哈哈的话语在爆豪胜己怒意越发明显的视线里被硬生生的憋回了肚子里。

 

在爆豪胜己生气的边缘不敢试探的绿谷出久,一如学生时代般浑身发抖的拿着毯子将自己埋进了一边的沙发里。接着便是灯被关掉的声响,以及某人陷入不远处另一沙发的摩擦声。绿谷出久拉了拉身上的毛毯,在柔软织物的覆盖里闷闷低语

 

“小胜晚安。”

 

“……晚安。”

 

是意料之外的答复在几秒后出现了。

 

-

夜里的城市总是带着些疏离与隐秘感,爆豪胜己不用走近便知道那人在低声啜泣,朦胧的雨雾里原本柔软蓬松的绿发此刻都低迷下垂着,他看着那人混着灰尘与血迹的战斗服下轻轻颤抖的肩膀,破烂白手套下松开又握紧的拳头,他不说话也没迈步,只是站在原地安静的看着。不远处幼小生命留下的鲜血还在逐渐凝固,然而幼小生命的未来却已止步于此,躯干已被后来人带离现场匆匆裹入不透光的织袋里宣布永久沉睡,留下的只有献给英雄的不甘心与悲悸。

 

等到周围清场带来的吵闹声都逐渐趋于平静,等到心里最后一点想要抓住对方肩膀怒吼的念头都熄灭,那人的肩膀终于慢慢地也停止了颤抖,布满泪水的脸颊僵硬的转向了爆豪胜己的方向,看着那人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听过最多最熟悉的呼唤都被那人卡在了嘶哑干涸的嗓子眼里,爆豪胜己松开了环在胸前的双臂

 

“喂,废久。”

 

“走吧。”

 

然后他终于迈开了他的步伐。

 

-

爆豪胜己最近看着天花板发呆的时间开始变长了。

 

他的事务所建在了一个距离绿谷出久说不上远也提不上近的地方,那是自毕业后他一直为两人之间默定的距离,在拨开了厌恶追赶羡慕以后最柔软的感情他早看破却没说破,哭哭啼啼的小废物从他身后走到了他的身边还妄想并努力走到他身前,在所有的不接受都过去之后,在仔细的正视都明明白白之后,他不仅找到了欧鲁迈特心甘情愿为这个小废物付出这么多的理由,他也完美的把自己給栽进去了。上课走神错过重点的叹气懊悔,看到自己过度使用个性后的担忧,没有进步陷入沉思时皱巴巴的不甘心,像轻飘飘的羽毛一样在爆豪胜己的心头挠痒痒,这羽毛一飘就是好多年。

 

可是还不能够,他爆豪胜己在雄英时还不够强大,欧鲁迈特的事情他决不允许在绿谷出久身上发生第二次,再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弱小使得重要的人落幕,这才是他要的全面胜利。所以在打败敌联盟的时候,他一路拼了命的消灭急着送死的垃圾,就为赶在最后能站在那家伙身边;所以在这次那家伙说出协助请求以后,他尽最快速度在自己辖区展开调查加班出这个团伙的据点。爆豪胜己说不出的话这些年却是靠着行动实践的一丝不差。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臭小鬼了。

 

按照那家伙的拼命程度和胡乱过度使用身体,爆豪胜己闭着眼都能想到one for all离开以后的身体会有多么的破破烂烂,他的肩膀要承受的不止爆破的后坐力,还有绿谷出久。可一想到这个名字,他又会想起那家伙在黑夜里的哭泣,那是属于英雄的伤痛,是绿谷出久从最初到最后的执着。

 

打断爆豪胜己发呆的是来自高科技的提示音——他手机给他推送了一条气象消息,方方正正的屏幕里提示着他本周末会有一场流星雨,并且他常去爬的那座山将成为最佳观测地点。

 

-

绿谷出久没想到他去医院检查手臂的时候会遇上爆豪胜己。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检查手臂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频繁,曾经的一年一查已经演变成了三个月一查并且还有朝着一月一查靠近的趋势,然而比起这些更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这家为英雄服务的专属医院里遇见爆豪胜己,并且对方看起来悠闲地靠着走廊墙壁两手空空的样子也不像个来医院做检查的人。

 

然后他就看到爆豪胜己转了个头对上了自己的视线并且走了过来。

 

“喂,收起你的呆脸。”

 

“啊…小胜怎么在这里?”

 

“等你,去吃饭。”

 

再之后给绿谷出久留下的除了惊讶以外就只有一个高他快十公分的背影了。

 

-

和爆豪胜己一起吃饭对绿谷出久来说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跟找不到话题的幼驯染面对面吃着各自最爱的食物,心里想的东西也凑不到一块儿去,这种尴尬的气氛不论多少年他都适应不了。自己的幼驯染这些年变得成熟稳重了很多,虽然嘴还是很臭表情也还是很反派,自尊心依旧比天高好胜心也丝毫没减,可他的气场却变了,变得沉稳令人安心,尤其是现在,绿谷出久心里的最后一丝不安和担忧都被眼前这个男人的出现给抚平了,这么想着他的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了。

 

“喂你这家伙突然笑什么,手怎么样了。”

 

“啊…诶!?小胜总是这么敏锐…还是老样子啦没什么大事。”

 

“都三个月跑一次了还没什么大事?”

 

“诶小胜怎么知道的?”

 

于是绿谷出久就看见爆豪胜己愣住了,并且下一秒就带着反派脸朝他吼了过来

 

“臭书呆子屁话怎么还是那么多!!!!好好吃你的狗屁猪排饭!!”

 

“啊啊好的啦小胜!还有猪排饭很好吃的!”

 

“吃完和老子去登山!”

 

“好的啦!!……嗯?……诶诶诶?????”

 

-

绿谷出久一顿饭吃的七上八下,那句登山邀请还没消化完就被爆豪胜己拎着衣领丢上了副驾驶的位置,绿瞳呆呆的跟着对方的身影转,看着他关上副驾驶的车门绕过车头拉开了主驾驶的车门坐进车内插钥匙发动一气呵成,然后就停下了,并且还转过了头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安全带。”

 

“啊啊啊好的……”

 

虽说是幼驯染,但拜糟糕的关系所赐两人一同出游的经历除开幼年时的玩耍和学生时代的班级出游外就再无其他了,即便在那解开心结的半夜约架以后,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也只不过是变得能稍微好好说话了而已,并且之后的多年间也一直是互相不断追赶的关系,就好像亲密朋友般的休息日一同出游登山…跨度太大让他绿谷出久一下完全接收讯息无能。

 

可另一边的爆豪胜己气定神闲的仿佛这不是两人之间第一次如此般出游一样,绿谷出久憋着一肚子嘀嘀咕咕不敢发出声,一路上只敢偷偷瞟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幼驯染好几眼,末了又觉得原来小胜不仅不讨厌自己了还这样像朋友一样和自己相处也是件让他挺开心的事,就在一旁开开心心的欣赏起了风景来。

 

初秋的天气很好,阳光温和舒适,吹在脸上的风还未完全褪去夏日的气息却又带了些干燥的凉意,远离了市中心的地带安静的像画一般,时间在此流逝的速度似乎都要慢上一些。绿谷出久接过爆豪胜己从车后座丢来的背包,一如幼时般跟在了对方身后踩着脚步前进。

 

这是爆豪胜己平日有空时最常爬的山,足够安静风景又好山顶的视野也很宽阔,登上山顶的路他找出了好多条,每一条对他来说都熟的不能再熟,几乎是默认的他带着他的幼驯染走了他最常走景色也最好的那条。他们在落日前爬上了山顶并在附近选好了露营的位置,绿谷出久扎营并不熟练多花了好些时间,等他支好自己的帐篷时落日的余晖只给他留下了最后的一点残影,在最后的一片光辉里他看到的是爆豪胜己的身影,浅金色的发丝映着余晖照进了他眼里,却格外的耀眼。

 

“废久,要不要打一架。”

 

“诶?突然间的小胜为什么要打架?”

 

“试试看你这家伙最近有没有变弱。”

 

“手臂的话真的没事啦…”

 

爆豪胜己没有回答他,抬手一个爆破就冲了过来,绿谷出久侧身一个后退还顺便看了一眼,心里默默的感谢小胜没有破坏自己刚扎好的营,紧接着而来的第二击就像是在提醒他别走神注意些其他的一般从他的脸边擦过,没有战意的他险险躲过也意识到了对方似乎并不是真的要认真同他打一架而真的只是想看看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而已,于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战局就这样变成了单方面的进攻与单方面的躲避且越发朝着长久奔去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每一击都用着百分百的力量却如计算好的一般每一击都没能打到什么要紧的位置。

 

“太慢了废久。”

 

“小胜真的很厉害啊。”

 

“这可不是No.1该有的实力。”

 

“那今年就拜托你了,我会努力赶上你的。”

 

“嘁,你这家伙是在看不起我吗!”

 

却没带着熟悉的暴怒,爆豪胜己借着爆破一个前行伸手直接擒住了绿谷出久的左手臂连带着把整个人向后一转翻身扑倒在了地上顺便还拿膝盖顶住了对方的后腰和右手腕。绿谷出久一边吃痛一边转过头看向爆豪胜己,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瞳孔里就被划过天际的流星群和那人浅金色的发丝塞满

 

“小胜,流星。”

 

“哇流星雨!!小胜快看快看!”

 

爆豪胜己看着自己幼驯染开心的不行的傻样愣了几秒后才松开了自己压在对方身上的手和膝盖,他红着耳根转过身坐下——他喜欢的人眼里真的有星星,啊还有他自己。被流星吸引了全部视线的绿谷出久并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细小变化,只顾着匆忙的爬起来坐在幼驯染身边开始观赏这场流星雨,然后他听见身边那个比天上任何一颗星星都更闪耀的人对他说

 

“喂,废久。”

 

“回去以后,去找个小废物继承one for all。”

 

“变成不能动的木偶也没关系,老子已经够强了,强到白养你这家伙都完全没问题。”

 

“所以,搬来和我住吧。”

 

-Fin-


*

动笔写了对胜出两人未来关系的妄想!每年互相竞争No.1英雄的位置又互相偷偷关心还会一起解决案件,总觉得咔这种心思细腻脑子好使的人肯定很明白自己对久的心意,反而是久在感情上会很迟钝的样子hhhh,未来他们都会成为非常出色的大人以及最棒的英雄的!


评论
热度(27)

© ikuu | Powered by LOFTER